当前位置: > 小玩意 >
AI的故事:半人马的诞生之路

作者:www.casaperferiebeta 2019-06-09 23:21

一场象棋对弈正在进行。一边,加里·卡斯帕罗夫(Garry Kasparov)喉头一紧,就如同面对着一盘被人吐过口水的早餐,卒下到f5。另一边,深蓝(Blue)则保持着沉默,而它正是那个“吐口水”的家伙,车下到e7:看住卡斯帕罗夫的后。这已经是双方对弈的第六盘,但早在第二盘输给深蓝时,卡斯帕罗夫的意志就已经被击溃。在此之后,双方陷入了凶猛的鏊战。卡斯帕罗夫下了最后一手棋——主教下至e7,干掉瞄准后的车。深蓝作出回应,卒下至c4。卡斯帕罗夫很快意识到自己的后已经落入深蓝的圈套,而这盘棋也已经失去了获胜的希望。

卡斯帕罗夫在20步之内就选择投降。1997年5月11日,IBM公司研发的深蓝(Blue)成为第一套击败人类国际象棋世界冠军的AI方案。

恍如隔世,如今你已经能够在笔记本电脑上下载到比深蓝更强大的国际象棋AI。

AI的故事:半人马的诞生之路

从ESPN拍摄的纪录片《人与机器》当中,我们可以看到加里·卡斯帕罗夫坐了坐肩,无奈地离开棋桌。

AI的故事

几十年以来,我们一直在讲述关于AI的故事:人与机器间的关系、创造者与其造物间的关系,以及人类大脑与计算机芯片间的关系。无论我们对于人工智能抱持着强烈的忧虑(例如担心其偷走我们的工作,自动驾驶汽车造成致命错误,以及产生自我意识的无人机到处杀人),还是采取更为各级的谨慎态度(例如担心其会接管整个世界并把人类变成宠物),这一切都拥有着同样的恐惧根源:人们担心人工智能不会认同我们自己的目标与价值观。更可怕的是,我们一直在告诉自己,我们与人工智能之间的关系就如一盘对弈:零和游戏——一方获胜,一方落败。

卡斯帕罗夫曾经再度要求复赛。他指责IBM公司的员工则暗中帮助深蓝,而他在1997年输掉的这场比赛,实际上已经是1996年对弈落败后的一场复赛。

IBM公司对此表示拒绝。他们关闭了深蓝,而后打包行李回到家中。(安息吧,深蓝,1989年至1997年)。

然而,卡斯帕罗夫由此获得了启发:人类是否能够与人工智能携手共进?就在接下来的一年,即1998年,卡斯帕罗夫举办了全球第一届“半人马象棋赛(Centaur Chess)”。这里的半人马借用了西方神话中的比喻,只不过其含义由半人半马变成了半人半AI。

然而,如果人类自身无法在国际象棋领域击败人工智能,那么人类+AI的组合是否在水平上低于纯AI?计算机会不会反被人类所拖累,就如两人三足比赛当中一方太弱而导致成绩不佳一样?2005年,受卡斯帕罗夫半人马象棋赛启发而组织的在线国际象棋锦标赛试图回答这个问题。他们邀请各类参赛者——包括超级计算机、人类象棋大师、人类+AI混合 团队——共同争夺大奖。

不出所料,人类+AI的组合击败了人类选手。但更令人惊奇的是,人类+AI这一“半人马”组合同时也击败了纯计算机选手。

这是因为不同于那种毫无科学依据可言的互联网智商测试,现实世界中的情报往往以多维形式存在。(这就是所谓‘g因素(g factor)’,也称‘一般智力因素(general intelligence)’,其在不同认知任务中对个体实际表现的影响仅占30%到50%。其虽然是一种重要的维度,但却绝非唯一维度。)举例来说,人类大师们更擅长深远的国际象棋布局策略,但却无法提供充足的算力以思考数百万种可能的落子方式——与之相反,人工智能则长于可能性推衍与计算,但对大局观却不甚了然。由于人类与人工智能在各自的层面上皆极为强大,因此当二者结合为“半人马”时,其足以击败纯人类与纯计算机选手。

不过人工智能是否会凭借着稳健的发展,最终在我们人类所擅长的智力维度上做得更好?答案也许是肯定的,但机器学习领域有着一条所谓“没有免费的午餐”定理。这条定理认为,没有任何用于解决问题的算法(或者说‘智能’)能够解决所有可能问题中的全部潜在可能性:相反,智能必须采取专门化形式才能获得更强大的解决能力。也就是,松鼠智能专注于模拟松鼠,人工智能专注于模拟人类。如果您希望搞清楚如何把松鼠从笼子里逗出来,首先需要了解一点——即使是松鼠,在某个方面也会比人类更聪明。而这也代表着一种充满希望的信号,即人类将在未来继续立足特定维度领先于计算机。

现在,除了人类与人工智能以协作方式解决技术问题之外(即如何利用人工智能+人类的优势克服人类+人工智能的劣势),我们还需要解决另一个道德问题:我们该如何确保人工智能共享我们人类的目标与价值观?

答案非常简单:如果不能击败对方,就尝试加入对方!

在接下来的文章当中,我们将讲述AI的一位被遗忘的“表亲”——IA,即智能增强。长久以来,人们思考的一直是人类大脑如何对抗人工硅脑的问题。但在IA层面,我们需要探讨的则是如何让人类大脑与人工硅脑共同合作。事实证明,现实世界中的大部分实际问题都站在国际象棋比赛的对立面上:

非零和游戏——双方皆能获胜。

在接下来的各章节中,我们将讨论IA的过去、现在与未来——我们人类如何构建起各类工具以扩大自身智能优势,同时克服自身智能弱点。另外,我们还将介绍人类在艺术与工程技术等各个领域如何与人工智能开展合作。最后,本文将就如何设计人类与人工智能间的良好合作关系——即如何成就“半人马”——提供一些粗略的看法。

通过携手合作,人类与人工智能将由“死对头”变成“好伙伴”。

IA的故事

道格·恩格尔巴特(Doug Engelbart)将一支笔粘在一块砖上,并用其进行书写。看来他很清楚该如何“有效”分配冷战期间的军事研究经费。

 

AI的故事:半人马的诞生之路

1962年,也就是卡斯帕罗夫组织半人马象棋赛的数十年之前,当时互联网还没有被发明,甚至第一台超级计算机也还没有出现。当时,道格·恩格尔巴特正在研究我们的工具会如何塑造人类的思维方式。当时,道格的大多数同行们只是将计算机视为一种加快计算速度的方法。然而,他却看得更深更远——他意识到,计算机将成为一种增强人类思维能力的方式。

推荐内容
网站地图